扶桑

我还活着,不会咕咕咕

《青铜》

17.喇嘛庙(张起灵11月第一天生日快乐!会有贺文的)


再来到这座庙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可惜当时接待我的老喇嘛不在了。庙里又添了不少新面孔,我注意到他们都有两根奇长的手指。


张海客带着我们来,再回头找他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


庙前,年轻喇嘛对着我们做了“请”的姿势。庙里坐着个老喇嘛他正对着门外的雪山诵经,我们来了也没有任何表示,我坐在他正前方,拿过小喇叭的佛珠,双手合十接着他的经文继续念。过了很长时间,结束了这段经文,老喇嘛起身向一旁小喇嘛示意,立马有人端来茶水。我们也不客气随便挑个地方坐着,等着那老喇嘛开口。


老喇嘛抬手在自己脸上摸了摸,意料之中他撕下了一张人皮面具。面具下的那张脸很有故事,看着就是个有故事的张家人。


“你很聪明,不过比起你爷爷还差了点。”


“这个喇嘛庙你们张家是什么时候买下来的?”


“你第一次来之前,白玛天葬之后。”


“张海客在哪。”


“你等会就能见到他了。”


“张起灵在哪?”


他指了指门外的远山,“你对他的执着不亚于我当年找我妈,不经意之间说不定他就在你面前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如果三天后他没有出现你们会怎么办?”


“看到那座山了吗?那是这片山脉的最高峰,如果哪天他坍塌了也没什么关系,因为第二高的峰可以顶替它他成为第一,而我们不过只能惋惜。”


“这么推算这座山脉很快就会消失,不是吗?”


“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好,不过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看这座山脉看上去还高耸入云实际早已不比当年。”说完他朝我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我喝完茶水,发现茶叶中混了另一种花叶,藏海花的花叶。我朝他相视,一笑。


几个张家喇嘛带着我们去了雪山悬崖下的山洞里,洞里黑漆漆的,我们打了手电也只能照亮眼前一段路,这里可以说是一片花海,只有一条单人通行的小路。那几个喇嘛用手电找了找我们又照了照后面,意思我们就在原地不要动或是出去等着。这不是商量,是直接命令,确认我们看懂了他们相互点头示意,留下了一个喇嘛负责看护。张家的双指探洞名不虚传,很快他们反反复复搬了一大摞书籍到洞口,对我们说:这些书籍就在这看完,张海客说了他相信重要信息我们记得住。


我听了暗想:我真信了张海客,我四十多岁人了记忆还能多好,这么多书我上学的时候都看不下去。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张起灵让我们在这等他难不成要培养我们成历史学教授?


等张起灵的这三天,我感觉自己看了真正的中国上下五千年。但三叔要的大部分理论信息确实包含在内。


随着陨玉被发现西王母逐渐出现在当时的社会,周穆王慕名而来玩弄西王母感情后,西王母便在这人人都想得到的陨玉上做了手脚,并谎称有能让人长生不老的仙丹。汪臧海就在海底墓里存放了这种仙丹。


据西王母古国记载,陨玉只是偶然降落在西王母古国土地上的一块天外石。陨玉的开放推动了当时古国的经济发展,同时伴随着一个新物种的形成。黑飞子让王母古国进入了一种恐慌状态,有人曾预言古国人民不尊重上天赐下来的宝物,现在上天的诅咒已经降临,这都是西王母的错,只有让她带走这块陨玉古国才能继续繁荣下去。


而谣言止于智者,张家无意发现家族一直以来用于祭祀的藏海花其药性对黑飞子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可惜的是这段记载早已缺失了,只在别处提了一个地方——昆仑山龙脉,西王母古国最初的地方。


西王母被迫离开,和她一起离开的还有当时准备流放的犯人,西王母带着他们来到蛇沼,在此建立蛇沼鬼城重建西王母文明。


再剩下的就是张家和汪家几百年的斗争史,本该归属于张家的2个鬼玺丢失,汪臧海找到了它们只是并没有收为己有而是将它们的所在地记录在三条铜鱼身上,而那三条铜鱼现如今都在我手上。


明天就是第三天,我希望我明早就能收到他回来的信息。


评论
热度 ( 8 )

© 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