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

我还活着,不会咕咕咕

《青铜》

14.不听话直接打死

“告诉我,谁让你来的。”看到来的人是黎簇,我感到头疼。是谁不好偏偏这个混小子找上门来。
“我知道你要去哪,带着我。”黎簇盯着我说。
“你以为幼儿园小孩过家家呢?不说别的,就你一个一天得吃多少饭心里有点数没?”我特地给他手动比划了一下。
“去你的吴邪,我哪有这么能吃,这次你必须带我走,不然你也别想去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黎簇张开手拦在路中间,倔得很,还一脸视死如归。
盘口几个伙计在一旁看猴子一样看着黎簇,这小孩自从古潼京回来后越来越皮了,我要是他爹迟早打死他。
“你别告诉我你跑来就是特地来跟我讲这些,我说过回来后你就和这件事没关系了,现在你该干你这个年龄该干的事。”拿黎簇这小子没办法,当初把他卷进来也是自己欠他的。
“你也说过,十年计划结束了,你该干的事都干完了。既然和古潼京有关你必须带上我。”黎簇不依不饶,显然是准备不达目的不罢休了。
“我不知道你从哪听来的消息,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件事和局外人没有关系,你现在站在吴家盘口上,如果我让你横着出去,警察来找我麻烦。”我暗示几个伙计意思一下,好让黎簇死了这条心谁知道他从包里拿出份包裹。
“这个,是我前几天收到的,寄出地点是吴山居。”听到寄出地是吴山居我愣了一下,他手上拿的是一朵干枯的藏海花。最后一次见到这个东西还是在墨脱,下意识我摸了下脖子。
“这个是藏海花,我当初混进汪家时看到过有关这种花的研究书。吴邪,这东西肯定不会是你寄来的,到底是谁你比我清楚……”还没等黎簇讲完,站在一旁的王盟突然开口。
“老板,既然汪家人寄了藏海花给他,咱们不如让他跟着吧。”王盟跟了我这么多年,他应该清楚我的顾虑是什么,他最近都在想什么?
“他不能跟着去,你也不能跟我们进去,这是九门的事和你们局外人都没有关系。”
“吴邪!你不就是嫌我们拖后腿吗,什么九门搞的跟地下特务一样!你不带着我,我就自己跟着你们去!不明不白的卷进来,你现在让我走我就走?”真是令人头疼,本来明天就能动身,偏偏横刀跑来个黎簇。要不是法治社会,以这小子的性子早就身首异处了。“你们要去昆仑是不是,我在汪家书房里看过那里的档案,我背下了那个档案,带上我。”我确信他以为我们迟迟不动身的缘由是手头资料过少,但很遗憾他猜错了。
“黎簇,你要知道汪家总部是我送你过去的,你有的资料我们未必没有,而你没有的资料我们都有,更何况真真假假,你知道的未必准确。”我这么一句话说出来,如果他还有话说那必然是汪家盯上了他,真是这样那我们现在的行动都会暴露在汪家的掌控下。但如果不是汪家,又会是谁寄给黎簇藏海花?还是用的吴山居地址。想到这里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人——三叔!三叔是让我别丢下黎簇,因为他曾经接触过古潼京?在汪家总部待过一段时间,算是半个局内人?不会,三叔除了偶尔会和闷油瓶联系就没有消息了。而身在墨脱的张海客反倒更方便,毕竟他还顶着张我的脸。不管这么讲,黎簇有句话说的没错“不明不白的被卷进来,就不容易全身而退了。”不过好在这小子当初拼命背过汪家家族档案,多少还算有点用。昆仑是不能跟着,但他总归有他的用处。
“你如果非得要去昆仑山,我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但除去昆仑还有个地方,你堪堪能当个助手。怎么样?两条路我们来选一条。”
“什么地方?”听到自己还有活路可走的时候,人的心情总是会有一丝愉悦的。我把他的门关上,那就给他扇窗开,如果他真的想出这个房间,他势必会跟着我给的路走。
“这个,你马上就会知道了。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有件重要的事要做到。”
“什么事,说哪有你黎小爷做不到的事。”
“小孩子别插嘴,你先拿着你的毕业证书,之后我会给你一个身份,照着这个去做,如果你连毕业证书都拿不到,那你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吧。”
“那好!到时候你可别食言了!一言为定啊!”
“一言为定。”
等黎簇走后,我们也没什么心情再制定计划,该回家的回家,该干事的干事,我也遣走了胖子和小哥。整个屋子里面就剩我和王盟。不,应该是张海客的同伙。他虽然学了八分王盟的语气,声音,但王盟终归是跟在我身边几十年的伙计。这我要没看出来,就真不配做他老板了。
“王盟在哪?”
他倒不急不慢,撕下人皮面具还理了理自身衣服。
“放心好了,我只是让他暂时性睡一会,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别了吧,我不想听你们张家人的自我介绍。”张海客当年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差点没把我脸皮给扒了,张家人都差不多一个样。
“你就直接说张海客喊你来干嘛?”
“别这么急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只不过可惜了这人皮面具,到时候我还得再用一个跟你去昆仑。”
“为什么要用王盟的身份?随便混成一个伙计不挺好的吗。”
“因为族长让我保护你啊。”他突然凑到耳边讲这句话的时候我真想一巴掌送他去见佛祖。
“你爱用谁身份用谁的,别像张海客一样尽填麻烦就行。”
“对了,我还可以告诉你,你三叔现在在哪,怎么样感兴趣吗?”我在想,张家人,可能除了闷油瓶其余的都这么骚的吗?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王盟,把外面院子地扫一下,扫不干净今天晚上就别吃饭了。”
后来地扫没扫干净我是不知道,昆仑一行回来他起码有一个星期不见人影。

评论 ( 2 )
热度 ( 8 )

© 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