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

我还活着,不会咕咕咕

《青铜》

12. 干完这事以后别做了(我还活着没得咕咕咕?)

“小邪,来,坐。”
我心里有点疑惑,本以为爸妈会在这,没想到出面的是奶奶。二叔就坐在旁边瞟了我一眼。
“你爸妈懒的管你,跑去四川旅游了。”
我老老实实在二叔旁边坐下。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最近你都干了些什么,老三让你干什么我不管,今天叫你回来让你看看你爷爷笔记缺失的那几页。”
我一直以为那几页是爷爷撕下的,没想到是二叔为了防着我藏起来的。
“你的那几个铺子我暂时可以给你,但是你要保证老三这件事结束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家。”
我低头想了想,同意了。
“小邪啊,你也别怪你二叔做事狠,九门清洗干净咱们吴家也该老老实实做生意了,这以后地下的东西吴家不碰了。”
既然奶奶都开口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清洗九门必然要先把自己清洗干净。
“跟我来。”
我跟着二叔来到他的房间,二叔从不允许任何人进他房间,我也是第一次见。二叔房间没什么东西,最多的算是每天的新闻日报都是各种股市涨跌。
二叔从床头抽屉拿出一本记事本,里面夹了两张泛黄的纸,是爷爷笔记里少的那几页。
还以为二叔会神神秘秘的带我进一个暗室之类的,没想到二叔把这几页纸就随意一夹。倒也是,从小到大二叔只要是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我就没听过一点风声。
“你自己看吧,这都是那个年代的事了。”
爷爷的笔记上记的是当年张大佛爷见的他最后一面。
“佛爷走前把我叫过去,说了这么一段话。整个九门里也就你们吴家干净些,他们不说但我都知道人人都想要古潼京里的宝贝,古潼京又哪有什么宝贝不过是一个失败的残次品。张家本家早些年在昆仑山发现了一座现代建筑工程,你也知道张家历史上有过一片空白,这座建筑风格像是本家人建的,不过会建这样风格的人可不止这一家。我们在里面发现了不属于九门的东西,也发现了张家历代都会循环做的事,还有一些不属于昆仑山的东西,调查后我发现这些东西都来自一个地方就是古潼京,一批外国佬实验失败的地方。而这些实验恰好有关长生,实验基础我断定来自张家自古常用的方法。不过他们在原基础上做了改进,甚至可以说已经小有成就了不过两边都匆匆忙忙放弃场地文件器皿全都保留的原状,其中发生了什么意外应该是和我继续实验遇到的一样,但昆仑山那头的我没法确定。古潼京建筑我完全按照昆仑建筑一样建造的,意外发现这两个地方风水意外相似,白沙、雪山,或许第十家远没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们对张家的了解应该比本家人还要了解。”
这一张就写到这里,我打开下一张时里面掉出了一张照片。照片看上去是近几年拍的,最起码确认不是我爷爷那个年代的照片,而照片上的东西我从未见过。照片的背面写了字,是三叔的家书。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