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复读机

微博: 八哥复读机
圈名: 扶桑

吴邪扮驯鹿,吃饺子还不蘸醋

冬至饺子不蘸醋,圣诞老人杀驯鹿。

然而吴邪不吃醋,平安夜里吃驯鹿。

驯鹿里面放点醋,不如吴邪扮驯鹿。

综上所述,吴邪确实扮了驯鹿,在一群好友的淫威逼迫下。

负责服装的秀秀很通情达理的准备了女装,圣诞节霍家特别定制驯鹿小裙子。作为认真勤快的服装负责人,霍秀秀很认真的理好假毛并为吴邪戴上,并且鹿角铃铛一个不少。

而默默看着这一切准备就绪的张起灵,难得一见的闹了脾气,提前离桌。留下在饭桌前直接懵掉的吴邪。

读懂暗示的众人,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彩带礼盒对吴邪相继一笑。黑瞎子从身后拍了拍吴邪的肩膀,用嘴型告诉他“平安夜快乐”,随后吴邪眼前一黑,再醒来就看见面前张起灵的大脸。张起灵脸上贴了白花花的...

2018-12-24

《青铜》

魂安,勿归 end

(不知道迟了多久潘子的祭文,说好还有小哥的生日贺文明年吧:)

张家外家血缘不纯,没有长生体质。张大佛爷与其妻逝世于2005年,追随其一生的副官亲手下葬他的信仰。副官本该随主而去,张大佛爷向他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要他活着带他看到九门盛世。此后没有佛爷的这些年间,张副官不知如何度过了这近百年岁月。

而潘子的逝世加速了吴邪的成长,也在吴邪心中留下了一段不可磨灭的情感。潘子被称为吴三省养的一条疯狗,他自认命贱,是三爷给了他下半生让他有用。三爷命他保护小三爷,潘子自认这是他随三爷这些年自己最失败的任务,他没做到护着小三爷的一辈子也没法做到,吴邪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失去天真是成长过...

2018-12-16

《青铜》

18. 陨玉片(真水orz)

随时间的推移,雪山上的天气越发严重。

喇嘛刚刚前来告诉我们:“大雪封山了”。大雪封山,张起灵还没有出现,我们也出不去。进退两难的境地让人有点难受。

张海客难得主动来房间找我,他带来了一个东西,用红布裹着。他进门的时候脸上还挂着欠揍的微笑,如果不是因为他和我长得一样的脸,我直接上去抽他应该挺符合常理。

“吴邪,你猜红布里头包的是什么。”

“你什么时候这么无聊了,不如去隔壁山转转?”

“一点情调都没有,生活也要带点幽默的好吧。”

张海客把东西放桌上,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自己打开。我伸手把东西够过来,里面是硬的,装了块石头。打开后显然,说它是石头并不准确,不...

2018-12-16

《青铜》

17.喇嘛庙(张起灵11月第一天生日快乐!会有贺文的)


再来到这座庙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可惜当时接待我的老喇嘛不在了。庙里又添了不少新面孔,我注意到他们都有两根奇长的手指。


张海客带着我们来,再回头找他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


庙前,年轻喇嘛对着我们做了“请”的姿势。庙里坐着个老喇嘛他正对着门外的雪山诵经,我们来了也没有任何表示,我坐在他正前方,拿过小喇叭的佛珠,双手合十接着他的经文继续念。过了很长时间,结束了这段经文,老喇嘛起身向一旁小喇嘛示意,立马有人端来茶水。我们也不客气随便挑个地方坐着,等着那老喇嘛开口。


老喇嘛抬手在自己脸上摸了摸,意料之中他撕下了一张人皮面具。面...

2018-11-01

《青铜》

16.张起灵没了【水了。】


天还没亮就听见王盟急匆匆的敲门声。


“老板!没了!没了!”


“什么没了没了的?你未来老婆孩子没了?”衣服都还没换,急匆匆跑去开门发现门口王盟连上衣都没穿,嘴里还一直重复着一句话:“不见了,不见了!”


我喊了他几声见他没有反应,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依旧没有反应。整个人就像魔怔了一样。我叹了口气,心怀歉意的对他双手合十。


“对不住了,王盟盟,为师这也是为了救你。”抬手甩了他一巴掌,没想到使得劲有点大,王盟的头哐的一下撞在门上,不过不打紧这一撞人脑子也清醒了。


我蹲下来拍了拍他的脸,王盟捂头看着我,眼神有丝困惑。


“老板?”...

2018-10-25
1 / 9

© 八哥复读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