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系扶某

我还活着,我不是鸽子,真的

《青铜》

13. 三叔的告别信

“九门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庇护所了,张大佛爷的时代变了。现在的九门就像一盘散沙,汪家稍微动一动九门全部瓦解。这几年我会在外面,我们这些九门后代有义务结束这些恩恩怨怨。这个计划会牵扯到的人很多,说大点至少还需要三四代人才能彻底清洗干净,或是同化。”
这封信寄来的时间在我第一次下地之前,后面还有一封信。
二叔站在旁边告诉我:“老三失踪之后就寄来这两封,最后一封寄来后我们就再也没你三叔的消息了。说是老三的信但很明显有一断是别人代写,是谁你看了就知道。”
“这或许是我寄来的最后一封信,我们过的很好,不必担心。今后如果有需要我们会用别的方式来传递信息,无需回信,减少沟通于你于我们都有好处。...

2018-09-17

《青铜》

12. 干完这事以后别做了(我还活着没得咕咕咕?)

“小邪,来,坐。”
我心里有点疑惑,本以为爸妈会在这,没想到出面的是奶奶。二叔就坐在旁边瞟了我一眼。
“你爸妈懒的管你,跑去四川旅游了。”
我老老实实在二叔旁边坐下。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最近你都干了些什么,老三让你干什么我不管,今天叫你回来让你看看你爷爷笔记缺失的那几页。”
我一直以为那几页是爷爷撕下的,没想到是二叔为了防着我藏起来的。
“你的那几个铺子我暂时可以给你,但是你要保证老三这件事结束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家。”
我低头想了想,同意了。
“小邪啊,你也别怪你二叔做事狠,九门清洗干净咱们吴家也该老老实实做生意了,这以后地下的东西吴家不碰了。”
既然奶奶都...

2018-09-10

除夕快乐!


十三年前,我们曾追随者一名少年,和他一样被年少轻狂冲昏了头脑,不顾一切从杭州跑到二道河再到长白雪山只为一个麻痹自己的理由。这一年的他还是无形的水。
我们也曾着魔一般关心他的动态。看见生活给了他当头一棒,我们也曾为此愤愤不平。像老友一样为此担心。雪山上,喇叭庙里他剃光了头发。这一年,最没有形态的水结成了坚固的冰。
一年有四季,春夏秋冬。这一年的冬天来的不慌不忙,也比以往都要寒冷。它停留在这里很久很久,让无形的水结了一层薄冰,又让薄冰凝成锋利的玄冰。现在它悄然离去,随即而来的春给苟延残喘的万物带来了一丝喘息的机会。而这样的一丝松懈在重启时又是否会成为致命要害,一切似乎早已注定却又还在奋力一搏。
十年
长白...

2018-08-16

#富察皇后#
皆说富察皇后端庄大方,有谁知凤冠一带任重道远弃本性,富察容音不复。

#和亲王#
皆说和亲王行事荒唐不学无术,有谁知母妃一语好好活着,没我一身才华!

#高贵妃#
皆说戏子低贱,出生名门又怎能学这些下人的东西。我高宁馨琴棋书画并不比别人差,只是本宫偏爱这唱戏又管他个世俗!

#令后#
你和她很像,我从你的身上能看到她的影子,但你们又不一样。如若她有你半点狠心,到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如若你有她半分性子,事也不会至此。

#傅璎#
宫中不得体,帝王不认同,只是去了趟沙场你便离我而远去。原来我丢了你,就再也不配要回来了。

2018-08-14

《青铜》

第十一章 二叔的信息

(我对不起王萌萌)

吃过晚饭,我们各自回房休息去了。今天一天心情都很沉重,我站在花洒底下把水温稍微调高一点,我希望这样可以让我的神经放松。
“明天先不着急走,把计划定下来再说。”我躺在床上这样想着。被我放在一旁的手机发出提示音,下意识扫了一眼,“二叔”。吓得我直接拿着手机从床上跳起来。二叔好巧不巧这时候发个信息过来,莫非他知道了?
点开信息,“明天午饭前给我回来。”
我心里一凉,完了。这下又得拖个两天。明早起来再说吧。
我以为自己起的够早的了,没想到他们也都醒了。难得大家都在一桌子上吃饭,昨晚的事现在开口就有些尴尬了。胖子隐约感觉气氛不对,看出来我瞒了事情。吃过饭,胖子先开了...

2018-08-06

《青铜》

第十章 再探昆仑(又水了一章_| ̄|●没救了)

档案的真实性存在着很大问题,神神鬼鬼的内容让人感觉是本神话小说。这些我是给搞蒙了,这本档案居然还能被归列到重要档案里,怕不是假的。
小花那头一直派人在打听当年的许三庆。现在得知,许三庆那件事情发生后被亲戚发现整个人晚上都在做一个古怪的动作,带到医院里检查说是人已经疯了。前不久在医院已经自杀了。
忙活了这么久,还差点栽在博物馆里,现在却告诉我,你前面所做的一切都打水漂,白忙活了,你得重头再来。
这种事情很常见,你不能心急,就算坠落悬崖了你也得在半空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救你一命。这两个墓穴并没有挨在一起,而档案记载的那个九龙穴内情景让我有点想起了七星...

2018-07-12

不可结缘,徒增悲伤

(一个脑洞,突发奇想(:3_ヽ)_)

又是一个适合喝酒的好天气。八原,猫咪老师背着它心爱的酒盅赶去宴会,这一天猫咪老师也准备喝个通宵。看了眼身边摆着的友人帐,想了想,塞进自己的小包裹里跑去八原。最近这几次聚会猫咪老师都带着这本名字已经被全部归还的友人帐。
“哟,斑大人还是这幅没用的样子啊。”红峰调侃道三三。
“你懂什么,我这幅样子可受人类小姑娘欢迎了。”
“来,喝酒,喝酒。”丙手里依旧拿着那根长烟斗。
“斑大人还带着这本友人帐呢?”河童已经喝的微醉了。
“小夏目不在了,人类的生命真是短暂。”丙吸了口烟。
“是啊,我说我们好久没玩踩影子了,我们今天玩踩影子吧!”“踩影子!踩影子!”
“这次夏目大人不在谁先来...

2018-07-10

多年以后,吴邪旧疾复发一盏白布阴阳两隔思无邪。
多年以后,张起灵斗里折命从此道上生传奇念起灵。
多年以后,王胖子空守墓碑孤独终老叹世间生死别。
多年以后,解雨臣一曲绝唱解家退隐此后九门残缺。
多年以后,黑瞎子潇洒离去相忘江湖无人知其死活。
多年以后,霍秀秀挽起发鬓一身旗袍活像当年仙姑。
多年以后,西沙考古队永生禁锢陨玉之中生死不得。
多年以后,云彩家乡开发成了著名旅游景点魂且安。
多年以后,潘子的墓地再无人问津尔听青铜铃声起。
多年以后,盗墓笔记曲终人散只留那听书人自悲欢。

2018-06-29

江苏卷脑洞

西府海棠

谢家大宅的后院里有几株西府海棠,据说那还是丫头没死之前,二爷送来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后院原本的花花草草换了一波又一波,只有这西府海棠从未动过。
解雨臣小时候九门还不至于现在这样惨淡。那时候吴三省、解连环都还在,也不像现在这样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解大当家经常在吴邪面前嘲讽自己童年是“生不如死的青春期”,但谁心里都清楚生不如死再不济也比他现在轻松。
小时候被送到二爷那学唱戏,二爷住的是四合院,院子里有个花园,那是解雨臣经常跑去玩的地方。那个花园有块地方,种满了海棠,各式品种都有。听二爷说过,丫头死的那天整个院子里就只有那株西府海棠在暴雨里开着。“这西府海棠啊,有灵性的。”这成了解雨臣每次看...

2018-06-25
1 / 7

© 魔系扶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