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

保佑我考试及格🙏🙏🙏

《青铜》

17.喇嘛庙(张起灵11月第一天生日快乐!会有贺文的)


再来到这座庙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可惜当时接待我的老喇嘛不在了。庙里又添了不少新面孔,我注意到他们都有两根奇长的手指。


张海客带着我们来,再回头找他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


庙前,年轻喇嘛对着我们做了“请”的姿势。庙里坐着个老喇嘛他正对着门外的雪山诵经,我们来了也没有任何表示,我坐在他正前方,拿过小喇叭的佛珠,双手合十接着他的经文继续念。过了很长时间,结束了这段经文,老喇嘛起身向一旁小喇嘛示意,立马有人端来茶水。我们也不客气随便挑个地方坐着,等着那老喇嘛开口。


老喇嘛抬手在自己脸上摸了摸,意料之中他撕下了一张人皮面具。面...

2018-11-01

《青铜》

16.张起灵没了【水了。】


天还没亮就听见王盟急匆匆的敲门声。


“老板!没了!没了!”


“什么没了没了的?你未来老婆孩子没了?”衣服都还没换,急匆匆跑去开门发现门口王盟连上衣都没穿,嘴里还一直重复着一句话:“不见了,不见了!”


我喊了他几声见他没有反应,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依旧没有反应。整个人就像魔怔了一样。我叹了口气,心怀歉意的对他双手合十。


“对不住了,王盟盟,为师这也是为了救你。”抬手甩了他一巴掌,没想到使得劲有点大,王盟的头哐的一下撞在门上,不过不打紧这一撞人脑子也清醒了。


我蹲下来拍了拍他的脸,王盟捂头看着我,眼神有丝困惑。


“老板?”...

2018-10-25

《青铜》

15.张海客的睡前小故事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就是睡不着。突然我听到有人在扒门,大半夜的要么是贼,要么是肯定是贼。我随手抄起个扫帚,垫着脚悄悄站到门的一侧。外面那个人还在扒门,趁着间隙我猛的把门一开,抄着扫帚就要打。 刚好那人抬着头,硬生生接下了这一扫帚,那是一张熟悉的脸,熟悉到我以为自己在照镜子,我火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张海客这张脸我看到就来气,随即从他手中抽出扫帚就当贼一样往死里打,管他叫的多惨。没注意,张海客往前一冲抱住我左腿,我愣了一下但棒子还是下去了,狠狠的打在他背上。“咔嚓”一声,我们俩都愣了,扫帚把子硬生生断了。后知后觉张海客发出了杀猪的惨叫。我咽了下口水,把手...

2018-10-16

《青铜》

14.不听话直接打死

“告诉我,谁让你来的。”看到来的人是黎簇,我感到头疼。是谁不好偏偏这个混小子找上门来。
“我知道你要去哪,带着我。”黎簇盯着我说。
“你以为幼儿园小孩过家家呢?不说别的,就你一个一天得吃多少饭心里有点数没?”我特地给他手动比划了一下。
“去你的吴邪,我哪有这么能吃,这次你必须带我走,不然你也别想去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黎簇张开手拦在路中间,倔得很,还一脸视死如归。
盘口几个伙计在一旁看猴子一样看着黎簇,这小孩自从古潼京回来后越来越皮了,我要是他爹迟早打死他。
“你别告诉我你跑来就是特地来跟我讲这些,我说过回来后你就和这件事没关系了,现在你该干你这个年龄该干的事。”拿黎簇这小子没...

2018-10-01

《青铜》

中秋节快落!
十五的月亮缺一点   end

八月十五,闷油瓶在雨村喂鸡。
在外面浪荡的几年,今年中秋我打算接爸妈来雨村。中秋带爸妈来体验下农家乐应该是个不错的计划。
奶奶期间生了场大病,二叔本想通知我,还是妈阻止的二叔只为了不让我分心,好在奶奶身体还算硬朗,这段时间好好调养气色倒也恢复了。我也意识到这些年自己对家人的漠不关心,况且以我的身体状况还能活多久自己心里都没个底,乘我还活着多弥补一点也好,要是真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也只能临死前对他们说声“对不起”了。
知道家里人都不喜欢虚的,我也没买各种各样补品,精装月饼往家送,本来家里就不差这些,送了倒成了浪费。接父母上了车,一路上也没聊什...

2018-09-24

《青铜》

13. 三叔的告别信

“九门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庇护所了,张大佛爷的时代变了。现在的九门就像一盘散沙,汪家稍微动一动九门全部瓦解。这几年我会在外面,我们这些九门后代有义务结束这些恩恩怨怨。这个计划会牵扯到的人很多,说大点至少还需要三四代人才能彻底清洗干净,或是同化。”
这封信寄来的时间在我第一次下地之前,后面还有一封信。
二叔站在旁边告诉我:“老三失踪之后就寄来这两封,最后一封寄来后我们就再也没你三叔的消息了。说是老三的信但很明显有一断是别人代写,是谁你看了就知道。”
“这或许是我寄来的最后一封信,我们过的很好,不必担心。今后如果有需要我们会用别的方式来传递信息,无需回信,减少沟通于你于我们都有好处。...

2018-09-17

《青铜》

12. 干完这事以后别做了(我还活着没得咕咕咕?)

“小邪,来,坐。”
我心里有点疑惑,本以为爸妈会在这,没想到出面的是奶奶。二叔就坐在旁边瞟了我一眼。
“你爸妈懒的管你,跑去四川旅游了。”
我老老实实在二叔旁边坐下。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最近你都干了些什么,老三让你干什么我不管,今天叫你回来让你看看你爷爷笔记缺失的那几页。”
我一直以为那几页是爷爷撕下的,没想到是二叔为了防着我藏起来的。
“你的那几个铺子我暂时可以给你,但是你要保证老三这件事结束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家。”
我低头想了想,同意了。
“小邪啊,你也别怪你二叔做事狠,九门清洗干净咱们吴家也该老老实实做生意了,这以后地下的东西吴家不碰了。”
既然奶奶都...

2018-09-10
1 / 8

© 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